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的前夫是恶魔

更新时间:2021-10-13 23:16:27

我的前夫是恶魔 连载中

我的前夫是恶魔

来源:微小宝 作者:砚舞天下 分类:都市 主角:夏暖姚姐 人气:

主角叫夏暖姚姐的小说是《我的前夫是恶魔》,它的作者是砚舞天下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年前,她拥有一切,却用最残忍的方式逼他离开! 七年后,他高调回归,成为帝都城中最有前途的青年才俊,傲视群雄,掌控一切!再见时,他拿出巨额支票砸在她身上:“我亲爱的前妻,七年前你因为我穷,擅自拿掉我的孩子,现在我拿钱再买你一颗卵子,如何?” 她疼的撕心裂肺,却有苦难言。 当真相揭开的那一刹,他掐住她的脖子,步步紧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薄年的手指覆上夏暖的照片,他的眸底浮过一抹难以描述的伤痛,左心房某个位置,颤抖的难受。

  下一秒,他的手使劲捏住文件,眸中迸发出来的恨意几乎冰冻了周围的空气,凝视着照片良久,他心中的恨意才稍稍平静。

  这份入职信息是两年前的,学历那一栏,填的是专科,但是婚姻那一栏,却是已婚。

  已婚二字,霎时刺痛了陆薄年的眼睛,心脏位置,像是有人拿着锤子正在一点一点的敲打着他,血水流了出来,蔓延到四肢百骸,直达骨髓深处。

  这些年,他抱着对夏暖的恨,才走过那段艰难的岁月,若不是她,他陆薄年又何须活的那么艰辛与痛苦?

  夏暖,你欠她的,别以为他会轻易放过你!

  明明是初秋,但是整个办公室却透着诡异的阴冷。

  夏暖在楼下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脊背上竟然莫名的闪过一丝冷意。

  她坐在办公桌前,半晌没有碰电脑。

  本来以为生活没有交集,她没想到会再次遇上陆薄年,现在她在他手底下做事,他会怎么报复自己?

  她到底要不要继续在这里上班?

  可说真的,如果她现在离开这里,短时期内她找不到待遇这么好的工作,而凌小宝马上开学,想想那些费用……,夏暖沉默了。

  就在她埋头想事情时,一个电话将她叫到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接到这个电话,夏暖连最后一丝的侥幸心理都荡然无存。

  她没想到陆薄年的报复竟然会来这么快!

  顶楼的总经办,整一层全部用来做总裁办公室,硕大的办公室给人的视野很空旷,装修的也很华贵,就像是睥睨天下的王者住的地方,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而陆薄年绝对有此担当。

  她七年前就知道。

  她虽然是陆氏员工,但是顶楼总经办还是头一次来,或许是陆薄年打过招呼的原因,夏暖一路畅然无阻的进入总经办。

  她站在离办公桌三米远的位置停下,明明是秋老虎盛行的季节,但是周围的空气像是被冰封一样。

  陆薄年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老板椅中,那阴鸷冷魅的眼神儿像带着刺儿,从她进来就没有挪开过。

  迎着他的目光,夏暖不卑不亢道:“请问陆总找我什么事儿?”

  “过来!”陆薄年此时正扳着一张阴寒的俊脸,像是谁欠了他八百万没有还一样。

  夏暖抬起脚步,越接近陆薄年,她的心情愈发紧张,脚下像是踩在棉花上,稍微来阵风,她就能吹跑。

  突然一股阴风拂过,下一秒,她的脖子就被人掐住。

  她吓了一跳,刚想说什么,就听陆薄年的声音重重砸了过来:“夏暖,一别多年,你真让我刮目相看,不仅在帝宫那样的地方混的风生水起,如今连陆氏这样的大公司都能玩转的开,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入职简历上填的是专科,而陆氏最低收的是研究生,你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像是被上帝之手雕刻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甚至他黝黑深邃的眼底,都带着浓郁的恨意,唯独掐着夏暖脖子的手,随着他的话语,力气愈发的大起来,让人感受到他身体透出来的阴寒怒气,令人胆战心惊,就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一样。

  夏暖本就因为看到他而惶恐不安,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整个人愈发的惊慌,连带着身体都跟着颤抖起来,她紧紧咬着下唇,看着陆薄年,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陆薄年也盯着她,幽深的眼眸翻滚着巨浪,仿佛很有耐心的样子。

  上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漫天倾泻下来,将他们身上披上一层薄薄的金光,而站在阳光下的陆薄年,却阴沉的可怕。

  办公室一片安静,陆薄年夹杂着怒气的眼睛,始终未从夏暖精致的脸蛋上移开半分。

  被他眼睛盯着,夏暖内心一阵发毛,身体也剧烈颤抖,她正在组织语言回答的时候,陆薄年的话语又重重的砸了过来。

  “凌天呢?他怎么舍得你出来上班!”

  字字敲打在夏暖的心上,她的心忍不住狠狠颤抖一下。

  凌天,夏暖闭上眼睛不敢去想——

  定下心神,夏暖睁开眼睛,直视陆薄年,平静的口吻说:“陆先生,这是我的私事。”言外之意,你无权过问。

  陆薄年听到夏暖的话内心一阵恍惚,半晌没有说话。

  看着这样的陆薄年,夏暖内心凌乱的不行,“陆先生,这样被人看到不好,请你放开我。”

  夏暖话音刚落,陆薄年漂亮的瞳孔剧烈收缩一下,浑身戾气喷发,整个人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雄狮,散发着绝对的危险。

  是她主动闯到他面前来的,休想他会放过她!

  他大力掐着夏暖的脖子,下一秒,他怒极反笑,目光凌厉的盯着夏暖,吐字如冰道:“很好!”

  说完这句话,陆薄年使劲甩开夏暖,狠狠的转身,朝办公桌后面走去。当他的手离开夏暖的那一刹,夏暖觉得自己重获新生。

  她精致的睫毛颤抖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犹如鬼魅,在阳光的映照下,更将她显得单薄脆弱,不堪一击。

  她清楚的知道,以今天陆薄年的社会地位,想要报复她,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简单。

  这就是贫富差距所造成的社会地位!

  “昨天,为什么擅自离开?”陆薄年重新坐进老板椅中问,明明是在坐着,却有凌驾于一切的霸气。

  抬头看着他,夏暖竟无言以对,她能说她是害怕,所以才会逃跑的吗?

  “你打碎的酒钱是我垫付的。”不等夏暖开口,陆薄年的话抛了过来:“我的钱不是天上掉下,大风刮来的,而是辛辛苦苦靠双手一点一滴挣回来的,这个钱,你要怎么还我?”

  夏暖再次无言以对,十几万,又不是十几块,她上哪里去找那十几万出来。

  看夏暖不说话,陆薄年的话又重重砸了过来:“我耐心有限,给你两分钟时间考虑,是现在还钱,还是我报警请法院执行,自己选!”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敲打在夏暖的心脏上,恍若一把利剑,一下一下的割着她的血肉,侵吞着她的灵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