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一笑倾人城再笑城已塌

更新时间:2021-10-08 21:18:56

一笑倾人城再笑城已塌 连载中

一笑倾人城再笑城已塌

来源:落初 作者:宁慧倩 分类:历史 主角:小姐吴小爷 人气:

《一笑倾人城再笑城已塌》为宁慧倩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一个服装导购,21世纪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凡人,没有一技之长,没有花容月貌,每个月底薪1600?提成,下来连2500都拿不到,某一天,这又是造了什么孽,碰上个250顾客,影响了一天的好心情不说,上完二班赶公车,奈何,就这么可悲地赶上了终点,人生终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月初五,端五,也就端午,由于今年无垠天朝天灾不断,战乱四起,人心惶惶,为了祈求平安,今年的端午尤其热闹,一大早隔着院墙,便能听见府外的街道喧嚣无比。

小桃子依旧为我艾草沐浴,穿了身清蓝齐胸襦裙,外着长袖樱粉色长褙子,而发式却是丱发,髻中各引出一小绺头发,垂于耳侧,再插入两朵荷花簪,标准的儿童发型。

我对此非常不满意,我说:“小桃子,换发型。”

小桃子一脸无辜:“小姐这般小,以前的怕是太成熟。”

我不明其意,一细想便如醍醐灌顶,这言外之意是,以后小姐你就梳这发型了。那还得了了!我赶紧摆手:“不行不行。就今日一次!”

小桃子一副有待商量的模样,我真恨不得赶紧长大,从来没觉得成长是这么痛苦的事儿。想当初天天上班时一遇到挫折就满脑子感慨,早知道小时候就好好读书了……要是能回到小时候多好,不用烦恼挣钱不用思考下一顿吃什么……结果上天如今如我所愿了,我却又有一种还不如长大了爽,想干嘛就干嘛。

人,永远都是这么不知足。

这是我第一回出相府,也可以说是来了古代这么久了第一回逛街。

一出相府,人山人海。

我睁大了眼睛,看到这满街的小摊、喜庆祥和的人群,真不敢相信我竟然能穿梭在这在书里、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千年古街。

小桃子看我一副不好操控的模样,心生畏惧,揪住我的袖子,低语:“小姐,人多口杂,注意好言行。”

我抬头看她,一成不变的双丫髻,两支蝴蝶簪,桃红窄袖短褂,湖蓝半长裙,十五岁的姑娘,却如十二岁般瘦小又感觉发育不良。不由挑眉:“放心吧小桃子,一定注意言行举止,而且不暴漏身份。你一会儿叫我什么好呢?一何小姐吧?记住哦。”

奈一何奈一何。一样是我。

沿行端午氛围浓浓,有药铺用新采摘的草药煮制成凉茶,用以祛热解毒,摆长桌广施大众,铺门前人群如龙,大批民众有秩序地排队,纷纷等着那碗驱邪避暑的凉茶。

两侧很多摆摊子的,有绘画的,卖胭脂水粉,首饰挂饰的,还有人工绣做的各类荷包,蒲扇,沿街穿行叫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子,偶有小孩子追闹穿梭于人群中,放眼之下,一片祥和。

这无垠天朝沿袭了当初梁国的朝都,依照我今日的观察,这里便是那湖南岳阳,何以如此推论呢?因为那端午的祭奠之人屈原当初投江死去,很多人追赶拯救,在民众追至洞庭湖时依旧不见踪影,于是便将每年这一日划龙舟以纪念之。而很不巧的,那个地方就在这里,而且这里还在洞庭湖边立了一尊屈原像,后用于每年端午龙舟竞技的起源点。虽然这里的洞庭湖不叫洞庭湖,而叫云梦,这里的岳阳也不叫岳阳,而叫天都。

在现代时,毕业后就在医院实习,后来去做了与所学完全不搭边的服装业,一直没有闲空出门旅游,如今到了这洞庭湖,必然舍不得凑活。

湖面一片宽广,那“八百里洞庭”之说,让我颇为震撼,不知现代洞庭如何,但这古时云梦,却是烟波浩淼,水天一色。人群之多,难以想象。

小桃子说,这里有一场图腾祭。

湖面摆了好多排长桌,桌上放满各式各样的粽子,只见他们把粽子投入江河水里,说是祭祀龙神。一片急鼓声响起,好几排排刻画成龙形的独木舟,每个上面都坐了好些人,在水面上做竞渡,也是祭龙神,他们自己游戏,比赛,好不欢乐。

“小姐小姐,那边还有舞龙灯节目、斗草比赛。”说着便拉我朝前方走去,路上又言,“若如今在奴婢的家乡,最有意思的就是那射柳和打马球了。”

说实话,这些个节目我真心听不懂几个。小桃子在这里是北方晋州人士,一听晋我就想到了山西,或许就是那一片吧。而我在现代也是个标准的北方人,离山西不远,陕西西安人士,端午也就吃个粽子带个香包这么简单,哪来的这些个规规绕绕。

如今真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哪儿哪儿都成了稀罕。

“小姐往年最爱的就是这斗草比赛了。”小桃子指着不远地方一处人潮拥挤的台子对我说。要不是离得远,怕是走到跟前,以我这身高,压根儿看不见什么台子。

我拉着小桃子在人群中挨个挤过去,直到挤到最前头,一圈儿都是些与我相差无几甚至更小的孩子,看了会,我总算明白了何为斗草比赛,原来跟我想的差不多,记不记得白居易曾有诗云“弄尘或斗草,尽日乐嘻嘻”,说的也就是这斗草让人很欢乐。然而也确实如此,是儿童以叶柄相勾,捏住相拽,断者为输,然后再换一叶相斗……

只见台上俩人一组,共六组娃娃。胜出者进入下一轮,一直淘汰到最后两个人,这俩娃娃此刻就继续比拼这叶柄的坚韧,旁边是些助阵的小伙伴,喊着某某某干掉他!某某某快快快!这奈一本也就是个小娃娃,喜爱这些儿童的游戏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我一二十五岁的大好青年,确实没有欣赏这种比赛的乐趣……

“小桃子,我们走吧。”说着我就准备撤出去。

小桃子赶紧拉住我:“小姐,马上就完了,您不等等吗?”

什么?这不是?

看到我满脸吃惊,小桃子继而又语:“小姐,你该不会以为这斗草就如此而已吧?”

我的表情出卖了我,我确实以为就是这么简单。

小桃子掩鼻而笑:“小姐这是连最喜欢的都忘记了。这只是小儿斗草,为武斗。这最好看的斗草却是文斗,两人以对仗形式互报一花名、一草名,要求字面合适,并无牵强,多者为赢。”

我挑眉,这项貌似兼具植物知识,文学知识,绝对堪称端午一文人墨客的聚香楼。原来这奈一还有这般雅兴,竟然喜欢这成年人的东西。

我问桃子:“我们能参加吗?”

“不行的小姐。因为……”小桃子欲言又止。

“因为什么。”

“因为这文斗必须准备你要斗的草花!小姐你这可是一棵草与花儿都没有!况且,今日是最后一场了……”

什么?还要指着东西斗吗?那这意思不就是说,就算你能想出来对付对方的草名或花名,你没有东西还是输?我膛目结舌,难道真有人为了这斗草去采那么多的东西吗?

而比赛开始后,我才发现我果然是低估了古代文人的智慧和闲雅,这些个人绝对是疯了,听说很多都是专门在端午还未到之前便去郊外采摘花草的,而且就为了此战,而这台上光景,已然映照了此番说明。

桃子与我解释:“以前这斗草以妇女居多,但如今已经演变成了文人墨客的文赌,这文斗连开五天,端一就已开始,层层选拔,这两人定是胜出者,今日已是最后一场文斗了。小姐去年来时便说,以后若有机会,必要与那白衣少爷对战一番,可惜小姐如今连这些都忘记了……”

白衣少爷?我本身一直思绪都在海里之外,听小桃子一言,便将注意力收回,那台上少年一袭白衣长衫,外着同色广袖长袍,碎发高扎发,几缕碎发顺着脸颊滑落,细碎又俏皮,剑眉星目,第一回瞅见这古代美男子,难免有些激动,看这潇洒不羁的模子,必是出身不凡。

此时他正从身后一架子花草中抽出一棵我认识的,说:“君子兰。”

我再看与他对仗的青袍人,很巧不巧这个东西我妈还种过,竟是美人蕉!

这美人蕉配君子兰,果然也是绝配。

只见那人又从身后架中取出一紫红色聚伞状花,每朵小花都长在花茎顶部,叶子细长像柳叶,茎是正方形……

恰巧不巧这东西我也认识,我一直都没说过,我被退过婚,之所以从医院辞职不干了与这事情脱不了干系,而我当初拍结婚照的其中一套外景,就是用这成片的紫色长茎花为背景……

“柳叶马鞭草。”我不由脱口而出,那青袍人一愣,却还是难抵心中的喜悦:“没错,柳叶马鞭草”。

也难怪他这么开心,这柳叶马鞭草本应生于南美洲,话说这个时候的古代,并不应该有这种花,这人却不知从何得来,看来这白衣男子必败无疑了。

没曾想,那白衣男子却将目光投向我,估计是刚才我叫出花名,他甚觉诧异,想多看几眼吧。但我自觉刚才声音很小,除了那离我颇近的青袍人,这白衣人他应该不会听到吧?

“小姐,你竟认得?”小桃子当然也听到了,她离我最近,也觉得很意外,“这花奴婢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明明是花,怎是叫草呢?”

我不知如何与她解释,便道:“吴小爷那里见过。”

小桃子还在纳闷,估摸着在冥想吴小爷哪里有吧。

只见这白衣男子细细研究自己身后的花草架,寻摸着出路,我已不对他报何希望,但却甚想知道此人是谁,便问身边桃子:“这人是谁。”

小桃子回神回我:“奴婢不知,但这每年斗草中的文斗,这白衣少爷却是三连夺魁,怕是这次要输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