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我叫吕岳

更新时间:2021-10-13 01:50:30

我叫吕岳 已完结

我叫吕岳

来源:落初 作者:十年磨刃 分类:仙侠 主角:申公豹吕岳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我叫吕岳》的小说,是作者十年磨刃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燧古之初,何人传道?亘古洪荒,无垠岁月,偌大的洪荒为何偏偏只出了六位圣人?巫妖大战,祖巫与妖皇尽皆陨落,难道无一人存活?道魔之争,胜利者难道真的就是道祖鸿钧?龙汉大劫,三族霸主难道真的完全陨灭?而在这之前的岁月中,又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难道在此之前,真的无人触及那至高的境界?都说一千个人的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洪荒书迷中,自然有一千个洪荒世界。我们便在瘟癀大帝吕岳的视角下,领略这浩大雄奇的亘古洪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果不其然,还未等得十二金仙高兴,他们就在火海中央的的确确的看见一杆赤红色的小旗,正是太上圣人的灵宝,南方离地焰光旗。

太上圣人自然不会贸然插手这些小辈的斗争,这般以大欺小的事情可不是他这个讲求太上无为的圣人能做出来的,那么这只小旗的主人那就呼之欲出了。

这亿万年来,唯一一个能入得了太上圣人法眼,并被其收入门下的玄都道人。

那滔天的火海在转瞬之间消失于无,战场中央出现了一位身着黑白道衣的青年道人,头上是正宗的道门发髻,双眸中透出一种说不出的灵动,整个人的气息与之世间格格不入,与那玉虚十二金仙相比。仿佛这位才是真正的仙人。

看着突兀出现在战场中的身影,吕岳的嘴角蠕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止在了嘴边。

玄都铺一出现就先对着那玉虚十二金仙施了一礼,“封神之人所受天厄已被家师赐下的丹药祛除,现在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不过那钉头七箭书毕竟是妖族禁忌,诸位道兄即受天命辅佐人皇,此等手段还是切勿使用了。”

“玄都道兄说的极是,不过姜师弟毕竟修为尚浅,面对截教高人未免有些难办,无奈之下才做出此等举动,事后我自会对其嘱咐一二的,此刻当务之急是先扫除阻碍。”

广成子作为阐教大师兄自然开口将玄都的话接下来了,至于那钉头七箭书的事则被他轻描淡写的扫到一边去了,不得不说,广成子还是颇有手段的。

玄都也知道不宜在此事上继续纠缠下去,毕竟同属道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姜尚也受到了反噬,此刻的他不过是奉劝一二罢了,说到底他还是出身人族的。

此间事了,玄都将头转回到了吕岳的身上,毕竟现在吕岳才是他们此刻伐灭商纣最大的阻碍。

“吕岳道兄,许久不见了。你此刻有伤在身,定然不是我的对手,不若就此退去如何,也好得将这一身修为弃于这神仙杀劫之中。”

玄都看了吕岳有一会儿,才缓缓的开口,不过言语之间却是想要劝走吕岳,并没有想要动手的想法。

这让同一阵营的十二金仙都大为惊愕,要知道他们今日就是想将吕岳击杀,破除心中魔障,让自己的道途更进一步,不过他们都拿那光阴蝉没有办法,现在有一个能够破除那诡秘光阴支流的人物了,却想要将其放走。

他难道不知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么?若是吕岳伤愈归来,他们谁是他的对手,要想诛除吕岳,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不论是吕岳还是玄都都没有去管他们,吕岳此时的目光全都放在了玄都的身上,过了良久才开口道:“你到底是重山还是玄都。”

吕岳此刻的言语之中甚至还有一些颤抖,不知到底是因为什么,不过战场上的格局自玄都出现之后就走向了一个奇怪的方向。

看着吕岳问出这个问题,玄都顿了顿,回答道:“重山以为过往烟云,已经随着玄都的诞生而消逝了,贫道只是玄都。”

“好,好,好,好一个玄都道人,既然如此,那你又何谈让我退去,今日一战不为这神仙杀劫,只为你我之间,应当有一个了断了。”吕岳连说出三个好字,只不过言语之间满是气愤,那张可爱的小脸上已经皱成了一个包子。

无数的光阴蝉从吕岳的身后飞出,化作一股褐色的洪流,径直朝着玄都杀去。

不过玄都却一动不动,那杆离地焰光旗自发的放出无尽宝光,将玄都护在其中,任那光阴蝉如何神妙都无法进到其身旁的三寸之地。

南方离地焰光旗:混乱阴阳、颠倒五行、诸邪避退、万法不侵。

作为洪荒之上最为顶尖的先天灵宝,而且还是作为防御的至宝,此刻气急攻心的吕岳想要攻破玄都的防御只怕是不可能的。

看着恍若疯魔状的吕岳,玄都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兄这是何苦来哉,过去的便让它过去吧,何苦执着。”

听着玄都的话,吕岳更是发出了癫狂的笑声,用手指着玄都,说道:“哈哈哈哈,过去的便让它过去,你说得轻巧,只怕是因为你入的圣人门下,便已经忘了我们这些凡俗之人罢了,你说过去便过去,你当你是谁,你只不过是太上圣人门下的玄都罢了,我的事与你又有什么干系。”

说罢吕岳的身后再度飞出五杆瘟尊幡,加上之前的光阴蝉,足足六杆瘟尊幡,也就是说六只瘟尊齐出,就算是那玉虚十二金仙遇上都要头疼。

不过这亦是他此刻的极限了,若是他没有受伤,驱使十二杆瘟尊幡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此刻实力受损,之前需要尽可能的保存实力,所以只运用光阴蝉,若非玄都的出现,他是决计不会做到这种地步。

除去之前已经出现的覆海真犼,其他四位瘟尊分别是太古毒龙,荒芜角蛇,金背天蜈,以及霜翼冰蚕。

而就在这五位瘟尊降临的时候,商周两方的大军都在其领军的带领下往后退去了,毕竟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就以场中这两位的威势,若说不会波及到旁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吕岳虽说此刻十分的愤怒,但他却没有失去理智,之前他无脑的利用光阴蝉去攻击玄都也不过是为了试探那离地焰光旗的防御到底是不是与传说中一样罢了。

光阴蝉可不是什么擅长于正面攻伐的瘟尊,它最大的作用还在它的时光之力上,在其他五位瘟尊降临之后,光阴蝉就自觉的散去了,飞回到了吕岳的肩头。

看着玄都身旁那宛如龟壳一般的防御,他就知道,玄都是无心与自己一战的,他所做的不过是将自己给耗费,让自己离开,但是就算在完美的防御也不是毫无破绽的,而最脆弱的地方自然就是来自内部了。

在玄都刚刚来的时候,吕岳可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虽然十分微弱,但已经足够,既然你不想出手,那么我就逼你出手。

想到这里,五位瘟尊在吕岳的号令下齐齐出手,与此同时,吕岳则是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掐出了一个法诀。

“嘣!!!”在众人不置信的目光中,位于离地焰光旗守护之下的玄都身上竟然发生了爆炸,这场爆炸所造成的危害极其有限,但却导致玄都身上的法力一滞,那原本天衣无缝的防御出现了一丝纰漏,而就是这一丝纰漏导致了五大瘟尊的进攻将离地焰光旗的防御撕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