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帝美人

更新时间:2021-10-13 23:24:26

帝美人 已完结

帝美人

来源:落初 作者:牧自 分类:言情 主角:沙华曼珠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牧自的原创小说《帝美人》,主角沙华曼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皇后卜算出她是那个能助大新朝昌盛的贵人,强行没入后宫,不但不与她争宠,反而助她得宠,当真如此贤德?他是一个不近女色的皇帝,与皇后为友,沙场征战面对生死的一刻,他拼死护住她,只因她是个吉祥物?面对内心的一刻,美人身边已有英雄大将守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曼珠被宫女带到一处营帐,这营帐距离皇帝的帐殿倒是不远,几步路便到。

这帐子虽不宽敞,但却是明亮,几处窗户只覆着纱帘,阳光大把大把的透了进来,一张屏风正对帐门,屏风上一幅湖景图清雅细腻,地上铺着素色毛织的大幅毯子,毯子上摆着一张桌案,一套玄青色的茶具放置在案子上。绕过屏风便是锦被软床,淡青色床幔,还有一张雕刻细致的梳妆台散着淡淡的檀木香。

看样子这营帐并不是临时仓促布置,分明是提前就备好了的,曼珠心中想道,她进入营帐之前也看到几个宫女已经在帐外候着了,个个双手托着黑漆描金的木托盘。

见她进入营帐中,几个宫女在领头宫女的示意下也走了进来,在曼珠面前一字排开,曼珠瞄了一眼这些托盘,上面摆的不过是些锦帛衣裙,金银珠翠之类。

“美人,这些都是皇后娘娘赐下的。”领头的宫女说道。

“姐姐是伺候皇后娘娘?”曼珠看着带她进来的宫女,猜测着问道。这宫女看起来年龄不大,浅眉杏眼,看起来很乖顺的样子。

“回美人,奴婢是皇后娘娘宫中的宫女细月。”宫女轻声答道。

“细月姐姐,皇后娘娘一会儿可会过来?”曼珠又问道。

“回美人,奴婢不知,但娘娘一向体弱,今天事多劳累,应该回帐中歇息了。不过娘娘嘱咐奴婢伺候好美人,替美人梳妆更衣。”

曼珠听了此话心中有些失望,她总觉得这位皇后娘娘并不简单,想见一见打探一下。

“我想见一下我的父母。”曼珠又继续说道。

“美人放心,美人今日得了封号,家人自然会得到重赏的,只要美人待在宫中,家人必是大富大贵的,只是宫中有规矩,入宫后,若无皇命,不得与宫外之人想见,即便是家人也不可以。”细月说道。

“我想见我的父母!”曼珠并不管这些,径直向帐外走去。

细月见状忙快步上前,跪在曼珠的身前,趴在地上说道:“这宫规不仅关系奴婢的性命,也关系着美人和美人家人的性命啊。”

这句话好似一句定身咒,曼珠立刻停住了脚步。女子一旦入了后宫,便是金丝鸟进了牢笼,多少人直到老死宫中也不得再见家人一眼,她曾在黄泉路上听多了这样的故事,怎会不知道,只是如今到了凡间成了凡人,才体会到了这离别之痛,顷刻间眼泪冲出眼眶,止不住的掉下来,她木然的转过身去,缓缓走到梳妆台前坐下。

“美人,今日虽是别离,但家人日后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要难过了,还是让奴婢伺候你梳妆更衣吧。”细月见曼珠如此难过,便跟了上来,轻声安慰道。

曼珠呆坐着不做声,脑中浮现着这十五年父母对她的呵护疼爱。

记得她十岁生日那天,她前世的记忆解封,她呆坐在茅草屋前念着前世之事忍不住泪水涟涟,她那木讷的父亲见了竟慌的手足无措,冥思苦想了半日,最后用干草编了一只草兔子送她逗她开心,母亲以为她被什么吓到了,温柔的抱着她,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一直说,不怕不怕,女儿不怕,有爹娘在呢。那一夜,母亲怕她半夜惊醒在黑夜里害怕,便一直燃着蜡烛,在她的床边坐了一夜。

“我定要见他们一面”,想到这里,曼珠抹去脸上的泪痕,对细月说道。“细月姐姐,我一个乡间女子,受不惯别人伺候,你们就留我一个人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美人,奴婢们就在营帐的门外,美人有什么吩咐,唤一声细月便可。”说完,细月示意宫女们将衣物珠翠等摆在床上,便一起缓步退了出去,放下帐帘,守在帐外。

见宫女们都退了出去,曼珠忙起身将营帐一侧的纱帘掀开,从自己头上拔下一只木钗放在窗口。

约过了半个时辰,一只小鸟从纱帘下飞了进来,落到地上瞬间幻化成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女。曼珠见了她一阵欣喜,忙跑过去将她拉到屏风之后,两人坐在床边。

曼珠急急问道:“青耕,你可知道我父母现在的安危?”

青耕说道:“我知道你此刻最惦记他们,所以我刚才就一直跟着他们呢,你放心,皇后赏赐了他们宅院田地,还有金银珠宝,并没有为难其他。”

“我现在是凡人,一点法力都没有,不然就可以脱身去看一下他们了。”曼珠叹息着说道。

青耕说:“你现在即使可以脱身,怕也见不到他们了,皇后封赏之前便备好了车驾,旨意一宣读完了便急急地送了他们走,我跟了一段路程,我猜测是往封赏在宣城城中的宅子去了,这一路大路渐宽,并无危险。”

曼珠听了青耕的话,知道父母不会有什么危险,紧着的心稍稍松了一些,但想到之后再无相见之日,便忍不住流下泪了。

青耕见曼珠伤心的样子,忙掏出手帕帮她擦泪,一边擦一边说道:“这皇后怎么这么急就送他们走了,都不给你们一个道别的机会。”

“皇后!”曼珠想起了今日在帐殿之上的蹊跷之事,忙向青耕说道:“你可记得你放在我手中的玉坠?”

青耕说道:“我见你紧握手掌紧张的样子,便猜想肯定又是编织箩筐的时候划破了手掌,便在暗中用法力帮你愈合了伤口,可你一直不肯松开手掌总是需要一个理由的,情急之中我便将你曾经送我的玉坠放在你手里了。”

曼珠说道:“我说的是彼岸花,彼岸花只生在冥界,人间并没有,但是今日我分明听到皇后亲口说出了彼岸花的名字,所以我断定那皇后并非凡人,你在帐外可看清楚了她的容貌,可有印象?。”

青耕回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我倒是看清楚了,只是这个人从未见过,你也未见过吗?”

曼珠说道:“天威不可直视,今日帐殿之上,我一心只顾及我们一家人的性命,谨小慎微,不曾抬眼看她一眼。”

青耕看着曼珠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皇帝的容貌你可曾看见了?”

曼珠摇了摇头,说:“也不曾。”

青耕听了这话,倒是松了一口气,说道:“你现在成了皇帝的美人了,我刚才听兵士们说狩猎已经结束,明日就要拔营回宫了,你心中可有打算。”

“我自然是不会在那皇宫中待下去的,我已经找到沙华了。”曼珠脱口而出。

曼珠的双眸中神采跳跃,尽管极力压低了声音,但激动之情还是难以抑制,青耕听了这个消息呆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欢呼雀跃起来,曼珠忙拉住了她,轻轻捂住她的嘴边,眼神示意她此地并非那个可以自由自在的山林茅屋小院。

青耕点点头,小声说道:“既然找到了沙华,我带你去找他,没有人会知道你去哪里了。”

曼珠摇摇头说:“还不行,我的父母尚在路上,而且是在大队人马的护卫之中,我如果现在消失了,我的父母定然会被问罪的。”

青耕抿着嘴,皱起了眉头,来回走着,思量了一会儿说:“我现在就去追他们,等我确定他们安全之后我再去皇宫中找你,你只要将你的一样东西放在窗外,我就可以找到你了。”

曼珠拉着青耕说:“沙华这一世的名字叫清镜,他的披风在我那里,他说他会去取的,他若去了,你且将我的近况告诉他。”

曼珠说着,话语中满是忧虑,迟疑着说:“只是,他已经忘记我,这一世,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不知道他是否愿意来救我。”

说完,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青耕倒是满怀信心的说:“前世,他对你就是一见钟情,你就放心吧,我会找到他,我和清镜公子一定会把你从皇宫中救出的。”

说完,青耕便化作了一只青鸟飞出了窗外。

曼珠心中想着着幸亏有青耕,不然凭她现在的凡身肉体,想要逃出皇宫还要保爹娘怕是难于上青天了。不过这青耕今日倒是奇怪,平日里总是唠唠叨叨地劝我放弃和沙华的情缘,刚才居然说带我去找她,看来几日不见,她终于懂我了。

曼珠依靠在枕上,等待着青耕和清镜来救自己出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