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清宫德妃

更新时间:2021-10-13 23:25:03

清宫德妃 已完结

清宫德妃

来源:落初 作者:静君 分类:言情 主角:紫韵卫微 人气:

完结小说《清宫德妃》是静君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紫韵卫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乌雅氏。康熙的德妃。雍正的生母。  她由宫女变为德嫔,由德嫔变为德妃,再由德妃变为太后。  紫禁城危机四伏,人心莫测。皇贵妃佟佳氏。宜妃郭络罗氏。荣妃马佳氏。惠妃纳兰氏。良妃卫氏。各怀心思。  后妃争宠。九王夺嫡。  她是如何在纷乱复杂的宫廷中生存,如何在康熙朝的风雨中穿行,如何陪在康熙身边,看着他开启康乾盛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紫韵匆匆地赶回御膳房去,穿过一个宫门,却见卫微站在太阳底下发呆。

“妹妹。你怎么了?这么大的日头,你就干晒着呀。”紫韵轻轻地拍了拍卫微的肩,关切地问道。

卫微似乎吓了一跳,回过头见是紫韵,便勉强露出笑容。“原来是姐姐啊。”她的眼圈是红的,脸上还留有泪痕,“前面两只麻雀打架,我就看住了。”

紫韵知道她是哭过了的,但又不好多问,便笑着扯了几句闲话,拉着卫微的手,一起往御膳房走去。

“姐姐。”走了几步,卫微忽然开口问道,“你和那位大人的事……”

“你是说纳兰大人吧。”紫韵抿嘴一笑,“那位大人是明珠大人的公子。说起来,我与他地位悬殊,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我拿着自己做的针线活出去卖,路上遇到几个无赖,是纳兰公子路过救了我。为了感激他,我给他做了一个荷包,后来慢慢地就熟悉了,他时常借书给我看,再后来……”

“你们私定终身了?”卫微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紫韵正色道,“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与公子相差太远,而且我还得入宫当差。公子曾说要去求他的父亲,娶我为妻,但我劝他不要这么做。原本我这样的人想嫁入他家已是非常困难,更何况还有种种麻烦的事。所以我们俩约定了,等我在宫中的年限满了,再去求明珠大人。”

“难怪姐姐总是念叨着想早日出宫,原来是有心上人在宫外等着呀。”卫微笑道。

紫韵抿嘴一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的到御膳房。刚进门,却见几个陌生的宫女等在那边。为首的宫女,鹅蛋脸,薄薄的嘴唇。她见两人进来,便叫住了她们。

“这两块帕子是你们的吗?”那个宫女掏出两块丝帕问道。

紫韵接过来一看,一块丝帕上绣着紫藤花,正是自己前几日丢了的,另一块丝帕上绣着白玉兰,则是卫微丢的。那日两人同时丢了丝帕,她还和卫微开玩笑,说连个丝帕都一起丢之类的,没想到今日在这个宫女的手中看到了。

“这确实是我们俩的。”紫韵道了一个万福,回答道。

“你们不要紧张。”那个宫女笑道,“我是荣嫔娘娘身边的宫女,我叫月香。你们的丝帕掉在花园里,让荣嫔娘娘捡到了。娘娘赞叹这丝帕上的针线活做的好,又感叹身边没几个针线上的人,因此寻访着,想找到丝帕的主人。如今总算让我找到了你们,娘娘也让我问问你们,是否愿意去景仁宫侍候娘娘?”

紫韵听着月香的话,心里感到奇怪,正在想着,便听到卫微在一旁说话了。

“娘娘真是错爱我们了。若娘娘喜欢,我们愿意为娘娘效劳。”卫微笑着说道。

“那你呢?”月香转头问紫韵道。

紫韵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见卫微一口答应了下来,又不好在众人面前推脱,只好点了点头,说道:“能伺候荣嫔娘娘,是我们的福分,只怕我们担当不起。”

“瞧你这话说的。”月香笑道,她一手拉着紫韵,一手拉着卫微,“我们现在就去景仁宫给荣嫔娘娘磕头谢恩吧。”说罢拉了两人,往景仁宫走去。

走过景仁门,便见到一座石影壁,据说是元代的遗物。景仁宫的建筑都是黄琉璃瓦歇山式顶,双交四椀菱花槅扇式门窗。走上宽广月台,进得殿内,只见地上铺着方砖,顶上装饰着龙凤图案,一旁的雕花木榻上,一个女子斜靠着。

荣嫔马佳氏穿着一件宝蓝色的旗袍,衣襟两旁绣着朱红色的花朵。两把头上插着几支蓝宝石的发簪。一双凤眼带着笑意,朱唇下有一颗美人痣。

康熙是在景仁宫出生的,因此对景仁宫有一种独特的感情。可想而知,马佳氏在康熙心目中的地位。她于康熙六年,给康熙生下了第一个儿子。康熙少年得子,十分高兴,给长子取名为承瑞,可惜没过多久皇长子便死了。马佳氏在康熙十年,康熙十三年,康熙十四年,又给康熙生了三个儿子,但都养不活。这年二月,马佳氏再次生子,康熙给他取名为胤祉。马佳氏连殇四子,对这个儿子分外宝贵,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他养大。

荣嫔马佳氏见月香带着紫韵和卫微进来,便坐起来,理了理衣襟。

紫韵和卫微跪在地上,向荣嫔磕头请安。“奴才给荣嫔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免礼。都起来吧。”荣嫔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谢娘娘。”紫韵和卫微站起来,拱手站在一边。

“我看到你们在丝帕上绣的花儿,觉得你们的针线活做得真细致,在御膳房当差委屈了。”荣嫔说起话来细细的,非常温柔,“三阿哥身上穿的那些,我都看不过去,觉得那些针线上人的手艺差了点。所以向御膳房讨了你们过来,让你们给三阿哥做些衣服什么的。”

“娘娘过奖了。”紫韵笑着回话,“奴婢们粗手粗脚的,能为娘娘效劳,是奴婢们几世修来的福气。只怕奴婢们做的不好,辜负了娘娘的心意。”

“没关系。我相信你们。”荣嫔笑了笑,吩咐月香说道:“你把她们带下去,好生安顿着。”

紫韵和卫微谢了恩,跟着月香走了出去。

“月香姐姐。以后希望你能多罩着我们一些。”紫韵笑着拉住月香的手,把一只玉镯塞进月香的手里。

紫韵的银子和首饰都拿去打点大太监和大宫女了,所以剩下的不多,只能把自己手腕上的这只玉镯摘下来。

月香接过玉镯,马上顺势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笑道:“客气了。客气了。大家都是当奴才的,本来就该相互照应才是。”

“我这个妹妹Xing格内向,总是害羞,还望月香姐姐分派些轻松的活给她。”紫韵见这个月香还好说话,便央求道,“重活累活,我来做就行了。”

月香笑道:“你多虑了。荣嫔娘娘是让你们来做针线活的,怎么会让你们去干粗话呢?”

“既然月香姐姐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紫韵笑道,拉着卫微的手,跟着月香往住处走去。

待月香走后,紫韵和卫微回了趟御膳房,把自己的东西搬到了景仁宫。

“景仁宫的屋子比御膳房那地儿好多了。”卫微躺在床上,望着床上的帷帐说道。

紫韵把衣服叠好,整整齐齐地放进橱里,关上橱门,转身说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妹妹,你不觉得有些怪异吗?”

“怪异?”卫微翻身坐了起来,问道,“哪里怪了?”

“我也说不清。”紫韵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

两人正说着话,只见月香走进来,向卫微招手道:“卫微。你来。帮我把茶给娘娘端过去。”

“哎。”卫微从床上下来,用手理了理头发,一边应着一边往门口走去。“姐姐。等我回来,我们再接着聊吧。”她一脚跨出门,一脚留在屋内,转头向紫韵笑道,仿佛一朵盛开的娇艳花朵。

“去吧。姐姐在这里等你。”紫韵笑着向卫微摆了摆手。

她把自己和卫微的东西都整理好,又将屋子打扫干净,然后洗了洗手,回到屋内,拿着花样子描着。

太阳渐渐西下,夕阳把纸窗映成了血红色。紫韵觉得眼睛有些累,便放下手中的笔,揉了揉眼睛。

卫微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会来?

可能是荣嫔又给她派了什么差事吧。

荣嫔这么得宠,皇上一定经常来景仁宫。万一遇见皇上就不好了,被皇上宠幸,对我们这些包衣宫女而言,不一定是好事。为什么那么多的女子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呢?能飞上枝头的,不一定就是凤凰。就算飞上了枝头,也可能摔下来。飞得越高,摔得越重。

紫韵想起那个清瘦的身影,忧郁的目光。

纳兰公子。

她从衣服内掏出一块玉佩。这是纳兰Xing德在她入宫前送给她的。这块玉佩与纳兰Xing德身上的那块是一对。

“紫韵。我会等你的。”

紫韵的耳边又想起纳兰Xing德那温柔低沉的声音,心里涌起一股暖意。

“紫韵。吃饭去了。”隔壁的几个宫女在门外喊道。

紫韵抬头说道:“你们先去吃吧。我等卫微回来,跟她一起去。”

“卫微?她暂时不会回来了。她被宜嫔带走了。”

什么?宜嫔?

紫韵大吃一惊,一下子跳了起来,走到门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被宜嫔带走了?”

一个宫女回答道:“卫微给荣嫔娘娘端茶的时候,宜嫔娘娘正巧来了。不知怎么的,宜嫔娘娘一直盯着卫微看,然后对荣嫔娘娘说她喜欢卫微,想让卫微去她的翊坤宫。荣嫔娘娘便一口答应了,让卫微跟着宜嫔娘娘走了。”

紫韵怔怔地站在那里。怎么事就这么一出又一出的呢?

“紫韵,去吃饭吗?”门口的宫女们催问道。

“你们先去吧。我过一会再去。”紫韵此刻心里正乱,哪里有吃饭的胃口。

她坐在桌前等了一会儿,拿起花样子描着,描了几笔,又仍了笔,站起来在屋里踱着步。太阳下山了,热气渐渐退去,晚风夹带着一丝丝的凉意渗进屋内,四周暗了下来。光线一点一点地从屋子里抽了出去,只剩下黑暗,她点上蜡烛,望着蜡烛发呆。

蜡烛油一滴又一滴地淋下来。烛光在黑暗中微微地摇动。紫韵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使她迷惑。如今她终于明白这个问题是什么了,只是仍旧没有答案。

门外传来脚步声。紫韵转头一看,是卫微回来了。

“姐姐。你怎么对着蜡烛发呆呀?”卫微看起来心情很好,笑盈盈地走进屋内,不像是受了宜嫔的气。

“妹妹。”紫韵把卫微拉过来,让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你还记得那两块丝帕吗?就是荣嫔捡到的那两块。”

“恩。记得呀。怎么了?”卫微问道。

“这两块丝帕是我绣的。一块送给了你,一块我留着自己用。”紫韵的目光背后透着一股寒气,“你说这是我亲手给你绣的,你舍不得用,就收起来放在箱子里了。我说这丝帕要两人一起用才好,我一个人用着也没意思,所以也收起来放在箱子里了。我就觉得奇怪,我们放在箱子里的丝帕,怎么会让荣嫔在花园里捡到了呢?”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卫微瞪着大眼睛,一脸迷惑的样子。

“还有宜嫔。你怎么被她叫去了呢?”紫韵问道。

“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卫微说道,“下午的时候,月香姐姐让我把茶端上去,说是有客人来访。我去了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客人就是宜嫔。宜嫔见了我,便认了出来,转头对荣嫔说想讨了我去。荣嫔也便答应了。我原本以为,宜嫔会对我如何如何的,但她没有。我跟她回了翊坤宫,给她磕头行了礼。她说那日看见我,便觉得我面善,很讨她的喜欢,所以问了我的名字。今日在荣嫔处遇见我,就更是缘分。以后要我在翊坤宫当差,好好做事。”

“宜嫔竟这么说?”紫韵想了想,觉得不可思议,“宫里的人都说宜嫔跋扈,待人最苛的。”

“可能是看宜嫔得宠,所以心有妒忌,故意这么说的吧。”卫微说道。

“这也可能……”紫韵点点头说。

“姐姐。我这是回来收拾东西的,今晚上就得搬到翊坤宫去住了。”卫微拉住紫韵的手说道,“进宫以来,多亏了姐姐一直护着我。现在我要离开姐姐了,还真是舍不得。”

“傻丫头,姐姐也舍不得你啊。”紫韵说道,“以后姐姐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做事当差什么的,都要留个心。姐姐还是那句话,在宫里,低调一点才好。”

“是。姐姐的话,我都记住了。”卫微笑道。

紫韵又叮嘱了卫微几句,帮她整理好东西,然后一直把她送到翊坤宫门口,看着她进去,这才转过身回景仁宫去。

lt;ahref=http://www.gt;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