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叛神:妖孽再世

更新时间:2021-10-13 23:25:09

叛神:妖孽再世 已完结

叛神:妖孽再世

来源:落初 作者:夜之瞳子 分类:言情 主角:利尔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夜之瞳子的原创小说《叛神:妖孽再世》,主角利尔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云错。傲立云端,睥睨天下,一身王样的威严和气势,却有着冰冷彻骨的眼神她挑眼对着天界之上的神冷笑着,怀着一身的罪恶却不肯向神低下头颅,背负着沉重刻骨的诅咒徘徊世间,在黑暗和血腥中生存着,她冷笑,却狂傲得风云战栗。拒人千里的冷漠,高高在上的尊贵,蔑视一切的狂傲,万人独往的决然,即使一身血污,她亦是那高不可攀的神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消息传到元老院的时候,血族的长老们不顾晴天烈日召开了元老院会议。会议桌周围的野兽们兴奋、激动或者故作镇静,却无一不在心中打着那名少年的主意。

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抵抗神的诅咒?

短短的时间内,那犽的名字在血族里传得沸沸扬扬,每一只吸血鬼都为这个消息而兴奋不已,疯狂地庆祝着。

那犽没有被用银桩钉进心脏,而是被关押进了实验室,可怜的少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能够抵抗日光的照射,原本求死的少年绝望地抓着实验室的钢化玻璃,可是手腕上和脚踝上的镣铐却让他使不出丝毫力气。

是日,云错正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到别处去流浪,却在商店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传述这个消息的是一只吸血鬼,兴奋而贪婪。云错手里的血液凝合剂掉落在了柜台上,白色药片滚落到古木的柜台下面,处在兴奋劲头上的老板甚至都没有生气。

云错弯下腰,看见几片白色药片在柜台底下的蛛网之间沾染了尘埃。

她直起腰,付了钱给老板,离开商店。柜台底下的血液凝合剂和蛛网一同化为了尘埃,紧贴着柜台下板的蜘蛛悄无声息地掉到地上,摔碎成了灰。

那天,元老院里的守卫们全都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而元老院一向光洁的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灰。

一位女子出现在实验室的巨大玻璃容器面前,墨色的长发如同流云一般,无风自飘,深沉的墨色瞳子就像夜空,深邃无际。

筋疲力尽的少年抬起头,冰蓝的眼眸中在迷茫过后闪过一丝了然。“啊……是你。”

那是两天前的事。那犽第一次来到这个血族聚集的城市,向一些低等的血族打听了元老院的所在之后就将他们化为了尘埃,那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勾着唇角看着他。

他本能地感知到了她的强大,于是上前挑衅,女人却没有再理睬他,视若无睹地从他身边走开了。

他对她的无视行为感到愤慨。即使厌倦着血族,但是身为血族纯血种的骄傲仍旧是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里的。他上前去攻击她,双手化出利爪直取她的心脏,可是就在接近她的时候,他凌厉的爪风竟然无形地消失了,那么突然。他知道是她干的。

确切知晓了她的强大,那犽越发兴奋起来,他觉得,她能够杀了他,她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

月色照着路面,惨白惨白,像是下过一场雪。只有鞋子叩响石板路面的清晰声音在否定着这种错觉。这个女人安静地走着,那犽使劲浑身解数地挑衅她,然而她却完全无视他。

就在那犽把自己作为一个纯血种的所有能力都一一施展出来之后,这个女人还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地把他所有的招式化解在施展威力之前。

月光流泻的安静街道上,走在前面的女人突然站住,转回身来,苍白的月光照着她的脸,不似其他血族那样惨白,隐约有种晶莹之感。她用她子夜般的眼眸望着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平淡的语气,清晰而干净的声音合着一种独特的节奏缓缓地说出来,像是透明的冰,又像是明朗的风,连同那深沉里透着犀利的眼神和浮在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这个女人有着让人不可抗拒的王的气质。

那犽在这种臣服之中顺从地回答了她,没有犹豫和质疑——“那犽。”

“那犽……”她念着他的名字,带着独特的Xing感,他看着她淡粉的唇,听着她像是咒语般地念着他的名字,身体里压抑的对血的渴望突然咆哮起来。冰蓝的眼眸被欲望染上血的颜色,他痴迷地上前,紧紧地抓着她,在她白皙的脖颈间咬了下去……

她的血出乎意料地甜美而……悲伤。

他沉醉在那美好的滋味中,无法自拔。

这个拥有着强大力量的女人没有对他的行为采取任何阻止措施,她只是半敛着眼帘轻轻浅浅地笑着,然后清晰地出声,不带任何欲望。

她对他说:“那犽,如果你真的想死的话……自己走到阳光底下去不就好了?何必纠如此纠缠着我不放呢?”

被突然惊醒的那犽一愣,离开她的脖颈,嘴边带着妖冶的血却抿唇不语,逐渐退去欲望恢复冰蓝色的眼眸里有着与这张秀美的脸不相称的幽暗。

云错看着玻璃室里被束缚的那犽,笑了笑,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像是欣赏什么一样地看着里面绝望愤怒的那犽。

她左手支在椅子扶手上,微微侧着脸,以手背托着脸颊,修长的双腿优雅地叠起,王者的风仪在她的一举一动中都浑然天成。

她笑着,妩媚而美好——“绝望比死亡更可怕,是吗?”

因为被观赏而愤怒的那犽被她这句话说中,一愣。而后,深深地低下头去。

“要不要跟我走?那犽?”她说完这句话后,那犽没有立刻反应,他低着头也看不到他的神情,只是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喧嚣起来了,自从那犽被抓进元老院之后,这里就格外热闹,云错进来的时候顺便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外面那些人也该发觉了。

可是实验室里的云错和那犽却仿佛没有听见。一个叫人捉摸不透地浅笑着,一个深深地低着头。

外面的人首要关心的便是实验室里的那犽,于是大批的吸血鬼朝着实验室的方向来。

那犽抬起头,讽刺地笑着:“你也在觊觎我受日光而不死的能力吗?”

云错轻轻挑了挑眉,唇边的笑容扩大开来。

她笑得那犽心中没底,只管愤愤地瞪着她,俨然已经肯定了她来这里的目的。云错笑罢,轻启唇,问了他一个问题:“你知道你为什么受日光而不死吗?纯血种。”

纯血种,这样的身份是任何一个拥有这种高贵血统的血族的骄傲,而云错最后那句“纯血种”里却带了明显的讽刺。那犽向她呲出了獠牙,也不管他能不能对她构成威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