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剑舞之一舞倾城

更新时间:2021-10-21 22:25:56

剑舞之一舞倾城 已完结

剑舞之一舞倾城

来源:落初 作者:新华字典crybaby 分类:言情 主角:姜恒王妃 人气:

火爆新书《剑舞之一舞倾城》是新华字典crybaby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姜恒王妃,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是叛乱王爷遗下孤女,一是前朝皇脉唯一传承,青阳山野至皇宫大内,江湖情仇朝堂秘闻,江山万里终落谁家。  他视一城繁华虚无,只换她展颜一笑。  他弃一国江山不顾,只护她曼舞一生。  她指问苍天不仁,承父遗志敢于诛君。  她睨视正道侠义,誓报恩情生死不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文德帝七年,西平王闽代海勾结外邦,帝赐死,流放九族,此时大焱朝开国三大藩王,仅余东定王一人,东定王吴焰见文德帝手段狠辣,便自愿解了兵权,归还一半封地,向皇帝请辞,只求告老还乡,文德帝恩准。

文德帝郭俢文是个史书上很有争议的人物,史料记载,这位皇帝在身为皇子的前半生以敦厚见长,是诸位皇子中颇为文隽的一位,然而这位皇子在继位后的统治年却以暴戾的统治著称,他先雷厉风行的制服了盘踞朝廷政权的朝臣,又迅速的扫平了先王重封的三大开国藩王,然而殇帝的暴戾之气仿佛才挖掘出来,此后,中原大地暴政当道,人民苦不堪言。

文德帝八年,朝廷一年无甚大动乱,群臣皆松了口气,以为皇帝清扫集权行动已然结束,此后天下太平,于庙堂安心做官。

不想此年,文德帝却突然宣旨改帝号为殇,朝野震惊。

群臣纷纷谏言,谓殇字太悲太丧,实不适合做为帝号,只怕招致不吉,危及社稷。

殇帝曰:“王者尊,故称天子,吾意即为天意,卿言何谓也?”

群臣噤声,近年群臣见惯了殇帝喜怒无常的个Xing以及暴虐的作风,这等凌厉的圣意,文武百官只求自保,无人再敢加以言语。

风云变幻,朝廷血雨腥风,世间又如何能平静。殇帝帝号昭告天下之时,这个叛逆的帝号骇动天下,殇帝如此一意孤行逆天而立,仿佛预兆着混乱的黑暗世代即将来临,一时风起暗潮涌,各个势力都暗自部署。

此年荇儿入青阳派也有三年有余,林茹姑疼惜她聪明可爱,师徒二人亲若母女。去年林茹姑已于同门师兄雷元邵喜结连理,雷元邵门下共有五名弟子,其中最年幼一名萧武,年长荇儿两岁,Xing情敦厚,与荇儿甚为投缘,常一起玩耍习武,虽然雷师叔古板严格,但众人都是亲和之人,一起生活在青阳山上,一派其乐融融。

荇儿虽是显贵之家出身,经历了一番惨烈的变故,知道自己以后的生活断然不可与之前再有关联,牢牢记住母亲的叮嘱,学会了自理生活。山中生活清贫,不比她幼时锦衣玉食,她也不在乎,渐渐习惯与这样简朴的生活,亦觉悠然温馨。

那日荇儿与萧武二人在后山山涧边习剑,两人已经熟习青阳剑法,师父又新传了一套逐日剑法,两人便一起拆招练习。

萧武较为笨拙,一招长虹贯日怎么也使不顺,荇儿上前比划。“师兄,你看,这里手腕的力道需要改变,剑尖才能划过去。”说着手腕轻抖,一招长虹贯日干净利落,煞是好看。

萧武挠了挠头,依样摆划了几次,仿佛找到了些诀窍所在,不禁喜道“师妹,你真聪明。”

荇儿满脸得意之色:“那是当然啊,师父也常说我那。”说着又小嘴一撅:“不过师叔说我都是小聪明,使出来的剑招好看不中用,遇上敌人是一点用都没有。”

萧武嘴拙,不善言辞,想了半天说:“可是我连好看都做不出来。”

荇儿看他样子甚憨,不由一笑:“好啦,师叔说了,你虽然天赋不足可是特别努力,基本功练的扎实,他总是要我向你学习。”

萧武“啊”了一声,又挠了挠头:“可是,我怎么觉得总是我在向你学习呢。”

荇儿笑道:“你真是一根筋,师叔是要我学习你的努力,反正勤奋修习,总是不会错的。”

萧武认真的点了点头:“恩,师父的话总是不会错的。”

荇儿又忍不住逗趣:“师父的话不错,那我的话又对不对呢。”

萧武重重点了点头,诚恳的说:“你比我聪明,自然也是对的。”

荇儿见他如此郑重,只觉得萧武老实的好玩,正在想要不要继续打趣他,林中起了一片喧闹,出现了一群人追逐的身影。

“快拦住它!”

一群青阳弟子追着一只小鹿冲了过来,为首一人一个纵跃扑到了小鹿的身上,抱的紧紧的,几个翻滚,竭力压倒鹿的身体。

“师兄,我抓到了!”

余下各人一起涌上,七手八脚的把住那只小鹿。

荇儿看那小鹿不过足月的大小,吓的瑟瑟发抖,眼睛里似乎还含有泪光,甚为可怜,忍不住喊道“放了它!”

一名青阳弟子闻言转过身来,正是的周志诚三师叔的独子周正,三师叔向来Xing格刚愎,三十岁上得一独子周正,又年幼丧母,是以对他格外宠爱有加,周正Xing格本就象三师叔,多年娇惯更是异常暴虐骄纵,大有青阳小霸王的气势。

“你是个什么东西,有你说话的份嘛“周正傲慢的说道,身后几个师弟也跟着帮腔。

荇儿哪里肯示弱:“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还是习武之人,一群人欺负一只小鹿,羞也不羞。”

“哪里来的野丫头,敢这样和我说话。“周正怒道,他颐指气使惯了,从小父亲宠爱,门下师兄师弟也都容让他三分,从未被人这样顶撞过。

荇儿立即回道:‘你又是哪里来的野小子,能耐倒是不小,不过只会欺负小鹿还有女孩子。”

周正哪里敌得过荇儿的伶牙俐齿,甩开膀子气呼呼的向荇儿走过去。

萧武一把挡在荇儿面前:“你要做什么。”

周正白眼一翻,伸手在萧武身上重重一推:“青阳山哪来你们这些野杂种。”

荇儿在被拦在萧武身后小嘴一撅:“就是啊,青阳山哪来你们这些野杂种,你们是山狗啊,还是山猪啊。”

“你!”周正黑着脸上前动手推攘,萧武死死的护在荇儿的面前,周正的爪牙们在后面七手八脚的忙着摁住鹿,一时也没想到上前帮忙,推攘之间两人不由的就用上了小擒拿手的功夫。

周正一时动不到荇儿,不由火气都发到了萧武身上

“你小子找打是不是。”周正话音未落,一个拳头就攻了上去,萧武急忙格挡。

周正本就虚长几岁,再加上自小父亲悉心培养,功夫自然是占了上风,萧武只有招架之力,脸上身上挨了不少拳头。

周正的喽啰们在旁边不停起哄助威,当然还不忘摁住那头鹿。

荇儿看的心急,手中长剑一挺,几招逼开了周正。

“小杂种,要比剑吗。”

“小杂种不配。”荇儿理也不再理睬他,拉起萧武就准备走。

周正哪里肯放人,拔出腰间佩剑,长剑挺出,拦住两人,剑招变换。

荇儿萧武连忙持剑接招。

“以二对一啊,老子照样拿得下。”周正冷笑道。

“以二对一又怎么样…”荇儿小嘴一扁。萧武一把把她揽到了身后:“我跟你比。”

“师兄,”荇儿顿足道。“别跟他比。”

“师妹,师父说了以多欺少是不对的”萧武认真的说,又转向周正,“我跟你比,你不许再骂我师妹。”

“你个傻瓜,你打不过他。”荇儿急的不行。

“打不过也要比啊,不然他总骂你。”

“你…”

萧武一向Xing格正直,不懂变通,此时宁愿以卵击石也要去人堂堂正正的比试。荇儿一时劝不过,只能在一边心急担忧。

周正不耐烦的说:“打不过就磕头叫声爷爷,爷爷我可以放过你们。”

“我来。”萧武也不计较他言辞无理,端端正正的摆出了起手礼。

周正理也不理,架势摆开,蓄势待发。

“等一下!“荇儿指着周正身后的一群人叫道:“说好一对一,谁也不许帮,谁帮谁是小狗,是小杂种,是山猪狸猫!“

周正不屑的说:“好。“话音未落,长剑已向萧武当胸刺来。

萧武全力应战,青阳剑法三十六式一招招使来。

周正年长,青阳剑法逐日剑法都已了熟于心,再加上内力又强过萧武,不一会儿,萧武已经完全落入下风。

周正都的得意:“小杂种,叫声爷爷饶命,我就放过你。”

萧武如何敢接话,全神贯注接着周正急雨般的攻势,一张脸涨的通红。

荇儿旁边看的揪心,却一时想不到好主意。

周正的跟班们在一旁连声喝彩。

不一会,萧武的力气已经慢慢支撑不住,剑越使越吃力,破绽越来越多。

周正是个刚愎自负的Xing格,从不懂得忍让他人,适可而止的道理,趁机一剑狠招当面刺入,萧武急忙闪避,还是被剑锋划破了脸。

至此斗剑已经动了真格,孩童打斗下手不分轻重,周正更是斗的眼红,眼下就要闹出个事端来。

荇儿环顾四周,只希望路过个年长的师叔来阻止这场斗殴,可这后山本来就是僻静之地,一时半会又哪里去找师长,只怕再耽搁下去,萧武当真出了事情。

这时,眼光突然落在脚边不远的一块山石上,荇儿当机立断,抄起来就冲着周正扔过去。

只听“嗷“的一声,周正长剑脱手,双手抱头,头上的鲜血顺着指缝汩汩的流出来。

这下所有的人都傻了眼,愣了半晌,跟班们也顾不上手中的猎物,全部撒了手,有的赶紧跑去找师父,有的赶紧上前搀扶周正。

荇儿和萧武看见血也吓到了,一群孩童们七手八脚,慌乱的不知怎生是好。

其实这头上气血旺盛,一点小伤口就会血流不止,并无大碍,然而孩子们哪里明白这么多,周正更是吓到,血流满面糊住了眼睛,只以为自己受了重伤,口中不断大叫:“我要死啦,快找我爹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